ag亚游电子游戏_官方

寿光法治大喇叭 每周学法时间第十期

  十年前,李某(男)与王某(女)登记结婚,一年后,儿子出生。居家生活的柴米油盐让夫妻两人渐行渐远,结婚五年后,两人协议离婚,儿子归男方李某抚养,王某每月支付抚养费至儿子能独立生活为止。可在一次儿子生病后,李某怀疑孩子非自己所生,遂带孩子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证明孩子确实非己所生,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李某遂向法院提出诉讼,以孩子非自己所生为由,要求变更孩子的抚养权。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依据法医鉴定中心关于亲缘关系鉴定结论,表明原告李某与孩子无血缘关系,原告李某要求变更抚养关系,法院予以支持。后判决孩子由被告王某独自抚养,原告李某不需支付抚养费。

  山东仓圣律师事务所王庆堂律师:《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十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创造良好、和睦的家庭环境,依法履行对未成年人的监护职责和抚养义务。禁止对未成年人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虐待、遗弃未成年人。”

  可见,非婚生子女享有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也就是说享有生父教育抚养的权利,生父有教育抚养子女的义务。那么,如果孩子非亲生子,也就没有相应的抚养义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男方受欺骗抚养非亲生子女离婚后可否向女方追索抚养费的复函》中规定:“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与他人通奸生育子女,隐瞒真情,另一方受骗而抚养了非亲生子女,其中离婚后给付的抚养费,受欺骗方要求返还的,可酌情返还。”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导致离婚的原因中,只明确提及“重婚、同居”为无过错方请求损害赔偿的理由,但现实中一次婚外性行为也可能导致非婚生子女的出生,从目前的审判实践来看,在一方无法证明对方同居、重婚的情况下,对配偶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抚养非亲生子女的,法院通常会支持一定的精神损害赔偿请求。

  2017年4月,宋某与李某签订《房屋买卖协议书》,约定宋某将一套房屋出售给李某,李某分两期支付房屋总价款135万元。协议书特别写明:“房屋由宋某办理产权证并交付李某,最长时限不超过一年;如违约,违约方应赔偿对方房屋总价款l0%的违约金。”

  签订合同后,李某支付了购房款,宋某交付了房屋。但两年后年,宋某仍未按照约定为李某办理房屋产权证。李某遂诉至法院,要求宋某支付逾期办证违约金。

  山东仓圣律师事务所王庆堂律师:本案中,宋某与李某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书》是双方在友好平等的基础上基于意思自治原则签订的合同,并且不损害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及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双方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书》中,对双方的权利、义务有着明确的约定。宋某的权利是收取购房款,义务是交付房屋以及在一年内办理产权证并交付李某。李某的权利是取得房屋和产权证,义务是支付购房款。

  双方对违约责任的约定也十分明确。根据《房屋买卖协议书》中约定,“如违约,违约方应赔偿对方房屋总价款l0%的违约金。”李某完全履行了支付购房款的义务,而宋某却违反了办理产权证的义务。因此,宋某理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按照约定支付违约金,以贯彻诚实信用原则并彰显法律的公平正义。

上一篇:百度贴吧——全球最大的中文社区
下一篇:扬声器_百度百科